廓然

迩等無識怎知道。

记梗·‖盛行西风带‖

月亮软爬爬地伏在枝头,被嶙峋枝桠斜斜刺穿,有气无力。

‖冻结‖记梗。

“她一眼剜過,我周身天寒地凍,

呼吸間斷了草木枯榮。”

梗#“甘愿囚禁。”

大朵的蔷薇自她唇上绽放,枝叶肆意伸展包裹着她瘦弱的身体,藤蔓交错着刺穿她的心房,深红的花瓣掩藏着骇人的伤口,快干涸的血迹,静止在了这一刻。

阴暗树林里,有陌生人来访。

衣着华贵的男人勾起一抹笑意,颇有兴致地绕着地上的身体走了一圈。黑色的靴上沾了带有蔷薇香气的泥土,渐浓的雾遮去身影。

夜色盘旋在他头顶。

“阁下,别放弃我。”

她躺在地上,几乎是无力的。细如流水般的月光,融化了她眼里极尽悲伤的恳求。

黑靴子提提踏踏走远了,蔷薇越开越盛,妖冶到诡异的冰冷,树林阴翳,藏下了又一个悲伤的结局。

“乖,孩子。”

“这是你的义务。”

玫瑰袍的爵士大人步伐轻快,手里拽着生锈的锁链,锁链上的鲜血痕迹鲜明,颤动着,叫嚣怠滞已久的欲望。
依稀听着月色下的城堡里传来年轻而渴望的嚎叫,少女的身姿曼妙,美丽的身体伤痕累累,脆弱而惹人怜爱。

他身后是一团迷雾般,也像他这个人一样。

“让我们看看,下一个会是谁呢?”

男人低低说着,快乐地吹起了口哨。
像是远古噬人的号角。